环球影视网

电影《妈妈!》:困在记忆里,面朝大海

2022-9-22 13:32| 发布者: 环球影视网| 查看: 9| 评论: 0|来自: 解放日报

摘要: 电影《妈妈!》原本是导演杨荔钠《春梦》《春潮》《春歌》“三部曲”的第三部《春歌》,后为强调妈妈在故事中的主角性而更名。所谓“春歌”,正是那首大家耳熟能详的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。这首歌,是童年的歌,亦是唤 ...
电影《妈妈!》原本是导演杨荔钠《春梦》《春潮》《春歌》“三部曲”的第三部《春歌》,后为强调妈妈在故事中的主角性而更名。所谓“春歌”,正是那首大家耳熟能详的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。这首歌,是童年的歌,亦是唤醒童年的歌,故而属于人生的春天。

这首“春歌”,如今在秋天唱起。2022年中秋节,电影《妈妈!》在全国公映,在感动无数观众的同时,也发人深思。它不仅用散文般的“语言”讲述了世间最平凡而伟大的爱——母爱;更不动声色地关注了一群“边缘人”——老人、单身女性、阿尔茨海默病患者,关注他们的生活与命运,并从散乱而困顿的生活碎片中采撷希望与力量。

一首恬静的诗

几扇宽大的落地窗,一树繁花,两把竹椅,一方安静的院落,这是85岁的妈妈蒋玉芝(吴彦姝饰演)和65岁的女儿冯济真(奚美娟饰演)的家。电影《妈妈!》的运镜如诗般舒缓、富于音乐性,它披着朝阳,从这个小巷深处的院落进入,由一顿优雅的早餐开始。食材并不丰富,但被一双女性的手精致地分装在瓷盘里,有序地放在木托盘上,一阵摇铃,唤醒清晨,也让歪在床上读书的白发母亲抬起头……母女俩的生活,在这个清晨不紧不慢地展开画卷。

渐渐地,我们才发现,这幅画卷上写满了孤独、苦难和回忆。两位女性,一位丈夫早逝,一位终身未婚,俱已退休,大部分人已将她们遗忘;她们的人生,各有苦楚,有难以打开的心结,她们的梦中有泪、回忆中有痛。但她们从不曾倾诉、不曾怨怼,影片将一切哀愁装进生活,化作“一日三餐”规律的菜谱、夜晚同读的诗、挑灯整理的日记、母亲偶尔的调皮、女儿乐此不疲的劳作……生活坚强的外衣,将苦难变成若有若无的影子,也让平凡的琐碎变得忧伤而深刻。

女儿查出罹患阿尔茨海默病时,故事迎来了真正的高潮,母女俩也面临着新的、更大的苦难。当女儿知悉病情,只平静地问“我还有多久?”而后,即按部就班地安置母亲、安排生活。当母亲察觉到真相,也平静地说:“每一位母亲都是母狼,保护幼崽,是她们的天性。”而后,于耄耋之年再次演绎起“为母则刚”。当观众随着电影、以她们的视角看待生活,痛苦和悲伤不再是沉浮于日子中的狰狞,她们要奋力在悲怆中流淌出诗。所以,观看这部影片时,观众的内心也总是安静的。

一曲无言的歌

世界上最深沉的爱,往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;它们超越了语言。《妈妈!》的动人之处,在于其深情隽永,且表现爱常常是无言的,恰到好处。影片中几处最打动人的场景,皆是如此。

父亲的忌日,餐桌上摆着一根蜡烛,母女俩伸出食指在烛火尖上各擦三下、相视而笑,温暖的烛光包裹了两人,也包裹了那张空着的竹椅。看到后来,观众才明白,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约定,是父亲“发明”的,“三”对于他们而言,有特殊的意义,无论何时,无须语言,只要敲三下,彼此便知“我爱你”。后来女儿病重,忘记了很多事,甚至记不得自己的名字,唯独不忘这个约定。爱,是不能忘记的,足以穿透时间与病痛。

女儿拯救失足少女周夏,心中有疑,口中有问,但只默默地递给周夏一个装满钱的信封,目光柔和。这份无言,饱含了千言万语,有着无尽可能。因为什么也没说,周夏才能将它放在心底,她们的人生后来才有了更紧密的联结。女儿的力量才传递到少女身上形成一种传承,在某种意义上,少女也成了她的“女儿”、她的延续,释放了她胸中的些许遗憾。

女儿着急小解,家门钥匙一时寻不到,急得跺脚。母亲不声不响果断抓起锤、敲碎窗、翻身进屋、打开门。女儿终究失禁,母亲怕女儿难堪,慌忙抓起抹布跪在地上不停擦拭……母爱的力量,总在孩子最需要的瞬间爆发,给予孩子最好的保护。许多人看到此处,都潸然泪下,无声的爱触发了多少共鸣?而这样的爱,最难演绎,多一分则造作,少一分则不足。母亲的饰演者吴彦姝在此展现了精湛演技。

影片中许多最动人的瞬间,几乎都是无言的。影片以无声的方式描摹女性和母爱,令其更显坚强、立体,从而,在这个男性“缺位”、仅作为回忆或辅助出现的影像世界里,得以成为独立存在,完成了更丰富的表达。这曲无言的歌,不仅是唱颂母爱的,更是唱给所有女性的。

一片辽阔的海

《妈妈!》不只是一个关于母爱和女性的故事,它在主题上走得更远,触及了生存和死亡层面,讲述了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失去与遗忘。

电影十分鲜见地将关注点放在一个特殊群体——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身上,在表现这个群体时,它并未让观众看到不堪、卑微,也不想博取任何人的同情,而是将所有人都放在死亡面前一视同仁;它将生存和死亡的意象全诉诸一片海,而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只是一群缓缓离岸、缓缓逝去的人。

观众最初见到的,不是海,只是水。女儿就是在水边发病的,一片落叶沉重地砸进水里,未曾溅起太大水花;水边,像往常一样做义工的女儿的世界,却天塌地陷了。那一夜,她彻夜未归,妈妈坐在窗边看书等她,后来睡着了……这片水,加深了患者的迷茫,也消解了患病的恐怖,让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的常见情景,化作一片飘零的叶。

患病后,女儿对父亲的记忆更加清晰。母亲陪女儿去海洋馆,隔着玻璃窗看“海”,女儿说:“妈妈是海,女儿是一滴水,爸爸是一条不会游泳的鲸鱼。”观众后来知道,父亲大约是投水而死的,他可能遭受过不公正对待,其中或许还有女儿年少时的无知。在这片指代的海里,有渐行渐远的真相和亲人。而海是包容、是宽恕,它给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保留了最后一丝生命的倔强,那就是——不要忘记。

影片最后,母亲终于带女儿来看海了。那是真正的海、涨潮的海,它波涛翻滚,泛起乳白色的泡沫。面对这片辽阔的海,困在记忆里的女儿和妈妈敞开胸怀、尽情欢笑。时间退出了她们的世界,海水淹没了她们的影子……影片没有给出确切的结局。人生海海,起落沉浮、变幻莫测,生命神秘而伟大,也平凡而包容,不管是谁,都要面对命运的未知、人生的苦难。归根结底,面对人生这片海,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与普通人,没什么不同。(李佳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联系我们|环球影视网 ( 京ICP备12015134号-6 )

Powered by Discuz!

回顶部